明星八卦
娱乐资讯

南平延平何明星简历 历史上姓汤的名人有哪些

1、汤鹏

字天池。清顺、熙 间铁画艺人。祖籍徽州,迁居江苏溧水。幼年来芜 湖学铁工,及长,自营铁业作坊,初制单枝铁花和饰有内裱绢纸的铁花灯供敬佛之用,后将 二者揉合为一体,创制铁画。

能揉铁作花竹虫鸟,曲尽生致,又能作山水屏障。铁画问世后 ,人皆珍爱之。曾从萧云从学习画枝,受萧指点,技艺益精,名噪一时。

2、汤惠休

汤惠休,南朝宋诗人,字茂远。生卒年不详。早年为僧,人称“惠休上人”。因善于写诗被徐湛之赏识。孝武帝刘骏命其还俗,官至扬州从事史。钟嵘《诗品》作“齐惠休上人”,可能卒于南齐初。

汤惠休诗作今存11首,以《怨诗行》最为著名,富于民歌气息。诗中“悲风荡帷帐,瑶翠坐自伤。妾心依天末,思与浮云长。啸歌视秋草,幽叶岂再扬。暮兰不待岁,离华能几芳”等句,自然真切,颇具情致。

其他诗作亦颇受“吴声”、“西曲”及《白□歌》影响,多写儿女之情。所以与他同时代的颜延之以为是“委巷中歌谣”;《诗品》斥之为“淫靡”。其实汤诗笔力虽较纤弱,却无不健康的内容,其诗风华美流畅,在宋齐间颇有影响。论者多以“休鲍”并称,然而其成就实不足与鲍照相颉颃。

《诗品》载,汤惠休曾谓颜延之诗“如错采镂金”;谢灵运诗“如芙蓉出水”,“颜终身病之”。可见汤惠休论诗主张自然而不喜过于雕饰。从现存作品看,其诗风亦与此论相符。其诗收入逯钦立《先秦汉魏晋南北朝诗》。

3、汤思退

汤思退(?-1164),南宋臣。字进之,处州(今浙江丽水)人。中博学宏词科,授秘书省正字。附秦桧,官至知枢密院事。隆兴元年(1163),符离师败,力主和议,许割海、泗、唐、邓四州,为言者所论,旋贬居永州。张观等七十二人上书论其奸邪误国,请斩。忧悸而死。

4、汤和

汤和(1326年―1395年),字鼎臣,濠州钟离人(今安徽凤阳),汉族,明朝开国功臣,军事将领。汤和为人谨慎,沉敏多智。1352年(元至正十二年),参加郭子兴起义军,授千户。在随朱元璋渡长江、占集庆(今南京)、取镇江诸战中,屡破元军,累功升统军元帅。

1357年(元至正十七年),镇守常州,多次击败张士诚部。1367年(元至正二十七年),为征南将军,在浙东击败方国珍部。尔后率部由海道入福州,俘获占据延平(今福建南平)的陈友定。又随徐达率军征今山西、甘肃、宁夏等地。

5、汤显祖

汤显祖,中国明代戏曲家、文学家。字义仍,号海若、若士、清远道人。汉族,江西临川人。汤氏祖籍临川县云山乡,后迁居汤家山。出身书香门第,早有才名,他不仅于古文诗词颇精,而且能通天文地理、医药卜筮诸书。34岁中进士,在南京先后任太常寺博士、詹事府主簿和礼部祠祭司主事。

明万历十九年(1591)他目睹当时官僚腐败愤而上《论辅臣科臣疏》,触怒了皇帝而被贬为徐闻典史,后调任浙江遂昌县知县,一任五年,政绩斐然,却因压制豪强,触怒权贵而招致上司的非议和地方势力的反对,终于万历二十六年(1598)愤而弃官归里。

家居期间,一方面希望有“起报知遇”之日,一方面却又指望“朝廷有威风之臣,郡邑无饿虎之吏,吟咏升平,每年添一卷诗足矣”。后逐渐打消仕进之念,潜心于戏剧及诗词创作。

参考资料:百度百科-汤姓

黄裳是什么人?

黄裳 (1044-1130) 字勉仲,延平(今福建南平)人。神宗元丰五年(1082)进士第一。历官端明殿学士、礼部尚书。卒赠少傅。其词语言明艳,如春水碧玉,让人心醉,观赏把玩不已。代表作有《卖花声》、《永遇乐》([一]、[二])、《宴琼林》(一)、《喜迁莺》(二)、《减字木兰花》、《渔家傲》(三)、《蝶恋花》([五]、[十三])等,其中以《减字木兰花》为最著名,流传很广。该词写龙舟竞渡夺标的场景,以红旗、绿柳、烟波、金碧西楼等富有特色的景物和鼓击、欢声等震耳欲聋的声响来渲染热烈的气氛和紧张的行动,再现了当时的火暴场面:“欢声震地,惊退万人争战气”,其震动人心的效果可与潘阆那首著名的描写钱塘江潮的《酒泉子》相媲美。有《演山先生文集》,其词结为《演山词》。

补充词集:

减字木兰花

红旗高举,飞出深深杨柳渚。

鼓击春雷,直破烟波远远回。

欢声震地,惊退万人争战气。

金碧楼西,衔得锦标第一归。

卖花声

人过天街,晓色担头红紫。满筠筐、浮花浪蕊。

画楼睡醒,正眼横秋水。听新腔、一声催起。

吟红叫白,报道蜂儿知未。隔东西、余音软美。

迎门争买,早斜簪云髻。助春娇、粉香帘底。

八声甘州

化工多事了,却收天巧,都与西风。

数峰云如扫,闲垂六幕,初见秋容。

昨夜烦襟顿释,一雨洗遥空。

偏有银蟾好,千里人同。

引起游人多感,为静中景色,悲思无穷。

傍雕栏怀古,谁问紫元翁。

也难逢、金华时候,又岂知、幽会水精宫。

尘缘满,指烟霞去,多在江东。

水龙吟

五城中锁奇书,世间睡里无人唤。

家家自有,月中丹桂,朱衣仙子。

能驻光阴,解留颜鬓,引君霄汉。

便西归、休梦华胥国◇,约无限、烟霞伴。

谁是采真高士,幻中寻取元非幻。

时人不为,玉峰三秀,尘缘难断。

莫说英雄,万端愁绪,夕阳孤馆。

到流年过尽,韶华去了,起浮生叹。

永遇乐

朝霭藏晖,客袍惊暖,天巧无意。

杳杳谁知,包含造化,忽作人间瑞。

儿童欢笑,忙来花下,便饮九春和气。

急拏舟,高人乘兴,江天助我幽思。

缤纷似剪,峥嵘如画,莫道冬容憔悴。

恍象含空,尘无一点,疑在天宫里。

酒楼酣宴,茶轩清翫,且待桂花来至。

有余光,明年待看,明红暗翠。

永遇乐

天接重云,月临残腊,时有幽意。

化作瑶池,纷纷戏蝶,一色非人世。

无情征雁,乘风南向,怅望言情难寄。

暖惊梅,先传芳信,夜来万宝春至。

中齐胜境,东藩和气,自有名园佳丽。

一梦休嗟,三千好客,何处寻珠履。

小堂人静,尊前清书,好惜岁华如逝。

管弦中,金杯更劝,朱颜皓齿。

雨霖铃

天南游客。甚而今、却送君南国。

薰风万里无限,吟蝉暗续,离情如织。

秣马脂车,去即去、多少人惜。

为惠爱、烟惨云山,送两城愁作行色。

飞帆过、浙西封域。到秋深、且舣荷花泽。

就船买得鲈鳜,新谷破、云堆香粒。

此兴谁同,须记东秦,有客相忆。

愿听了、一阙歌声,醉倒拚今日。

青门引

鸿落寒滨,燕辞幽馆,西成万室,颦眉人少。

自古云隮,洞门何处,南望数峰秋晓。

千骑旌麾远,去寻真、忙中心了。

佩声盘入,烟霞绝顶,谁闻欢笑。

当候青童相报。因待访仙人,长生微妙。

置俎争来,四乡宴社,且看翠围红绕。

似可扪青汉,到北扉、两城斜照。

醉翁回首,丹台梦觉,钧天声杳。

洞仙歌

乱蝉何事,冒暑吟如诉。断续声中为谁苦。

阵云行碧落,舒卷光阴,秋意爽,俄作晴空骤雨。

明珠无限数。都在荷花,疑是星河对庭户。

莫负昼如年,况有清尊,披襟坐、水风来处。

信美景良辰、自古难并,既不遇多才,岂能欢聚。

洞仙歌

杳无风色,肠断莲花信。水监云垂数峰影。

向劳生辛苦,寒暑煎人,争不老,空想秋堂夜静。

玉姬挥皓月,时送微凉,莫吝金卮为伊尽。

柳下夕阳收,傍水重游,花茵上、雪回襟冷。

问避暑天机、自有奇人,但且对湖光,世间谁醒。

洞仙歌

世间言笑,天上谁欢聚。河汉涵秋静无暑。

望丹霄杳杳,云幄俄开,缘会远,空引时情万缕。

彩楼人送目,今夕无双,巧在灵丝暗相许。

爽气御西风,众乐难寻,乘槎看、鹊桥初度。

过几刻良时、早已分飞,向月下何辞,十分芳醑。

宴春台

夏景舒长,麦天清润,高低万木成阴。

晓意寒轻,一声未放蝉吟。但闻莺友同音。

宴华堂、绿水中心。芙蓉都没,红妆信息,终待重寻。

清冷相照,邂逅俱欢,翠娥拥我,芳酝强斟。

笙歌引步,登临更向瑶岑。卧影沉沉。

自风来、与客披襟。纵更深。归来洞府,红烛如林。

宴琼林

红紫趁春阑,独万簇琼英,尤未开罢。

问谁共、绿幄宴群真,皓雪肌肤相亚。

华堂路,小桥边,向晴阴一架。

为香清、把作寒梅看,喜风来偏惹。

莫笑因缘,见景跨春空,荣称亭榭。

助巧笑、晓妆如画,有花钿堪借。

新醅泛、寒冰几点,拚今日、醉尤飞斝。

翠罗帏中,卧蟾光碎,何须待还舍。

宴琼林

霜月和银灯,乍送目楼台,星汉高下。

爱东风、已暖绮罗香,竞走去来车马。

红莲万斛,开尽处、长安一夜。

少年郎、两两桃花面,有余光相借。

因甚灵山在此,是何人、能运神化。

对景便作神仙会,恐云軿且驾。

思曾侍、龙楼俯览,笑声远、洞天飞斝。

向东来、尤幸时如故,群芳未开谢。

宴琼林

已览遍韶容,最后有花王,芳信来报。

魏妃天与色,拥姚黄、去赏十洲仙岛。

东君到此,缘费尽、天机亦老。

为娇多、只恐能言笑。惹风流烦恼。

莫道两都迥出,倩多才、吟看谁好。

为我惨有如花面,说良辰欲过。

须勤向、雕栏秉烛,更休管、夕阳芳草。

算来年、花共人何处,金尊为花倒。

宴琼林

遽暖间俄寒,妙用向园林,难问春意。

万般声与色,自闻雷、便作浮华人世。

红娇翠软,谁顿悟、天机此理。

似韶容、可驻无人会,且忘言闲醉。

当度仙家长日,向人间、闲看佳丽。

念远处有东风在,梦悠悠往事。

桃溪近、幽香远远,谩凝望、落花流水。

桂华中、珠佩随轩去,还从卖花市。

桂枝香

人烟一簇。正寄演,客飞升,翠微麓。

楼阁参差,下瞰水天红绿。

腰间剑去人安在,记千年、寸阴何速。

山趋三岸,潭吞二水,岁丰人足。

是处有、雕栏送目。

更无限笙歌,芳酝初熟。

休诧滕王看处,落霞孤鹜。

雨中尤爱烟波上,见渔舟、来去相逐。

数声歌向芦花,还疑是湘灵曲。

桂枝香

插云翠壁。为送目,入遥空,见山色。

金鼎丹成去也,晋朝高客。

百花岩下遗孙在,赋何人、离尘风骨。

翠微缘近,希夷志远,洞天踪迹。

近剑有、为龙信息。怪潭上灵光,雷电相击。

尤好风波乍霁,鹭汀斜日。

倚栏白尽行人鬓,但沉沉、群岫凝碧。

利名休事蝇头,飞舠送君南北。

桂花香

拨醅初熟。竞看九日、西风弄寒菊。

姝子新妆,向晓淡黄千簇。

清香闹处君须住,掺盈头、醉乡相逐。

马台欢笑,龙山纵逸,佳话重绪。

共尽日、登临未足。更休问明年,浮世荣辱。

难得良辰,鬓发见秋尤绿。

且邀月照金尊上,近人寒、如对飞瀑。

宴归还趁人来,茱萸佩垂红玉。

喜朝天

雪云浓。送愁思,衾寒更怯霜风。

惹起离恨,为光阴恼,人意无穷。

谁省年华屡换,渐作个、浮生玉髯翁。

休易感,新醅泛蚁,且共时同。

相逢。笑语相契,况驾言游处,山里齐宫。

寂寞时候,自有皓景,粉泽冬容。

先顾丽人期约,痛赏候、花开洛城红。

三十日,回头过尽,喜对春工。

喜迁莺

雕栏闲倚,瑞雪霁、澣出人间金碧。

下想名园,芳心多少,欲占九州颜色。

洞开路入丹汉,自是神仙真宅。

寒吟外,自歌云舞雪,光阴难得。

谁共怀古意,东海一老,居易头垂白。

自此英雄,功名相继,空有寂寥遗迹。

圣贤电拂休笑,离合许多宾客。

使君乐与人同,且对云门斜日。

喜迁莺

梅霖初歇。乍绛蕊海榴,争开时节。

角黍包金,香蒲切玉,是处玳筵罗列。

斗巧尽输年少,玉腕彩丝双结。

舣彩舫,看龙舟两两,波心齐发。

奇绝。难画处,激起浪花,飞作湖间雪。

画鼓喧雷,红旗闪电,夺罢锦标方彻。

望中水天日暮,犹见朱帘高揭。

归棹晚,载荷花十里,一钩新月。

新荷叶

落日衔山,行云载雨俄鸣。

一顷新荷,坐间疑是秋声。

烟波醉客,见快哉、风恼娉婷。

香和清点,为人吹在衣襟。

珠佩欢言,放船且向前汀。

绿伞红幢,自从天汉相迎。

飞鸥独落,芦边对、几朵繁英。

侑觞人唱,乍闻应似湘灵。

满江红

绿盖纷纷,多少个、云霄仙子。

应是有,瑶池盛会,靓妆临水。

无奈轻盈风信急,瑞香乱翠红相倚。

谁共吟、此景竹林人,桃溪士。

时雨过,明珠细。朝雾染,香腮腻。

轻舟破幽径,烦襟都洗。

第一朵须寻华池景,寿觞边偶得龟千岁。

乘兴泻、云液落新荷,休辞醉。

满庭芳

琼馆烟轻,银河风细,玉桥云锁方开。

晓虹千丈,宛转下天来。

人在水精宫里,行乐处、锦绣成堆。

仍相问,人间天上,何处有蓬莱。

徘徊。追往事,征南巧架,傅野怀才。

谩石驱东海,沙合龙台。

好是乐成初宴,红牙碎、声隐晴雷。

江天晚,游人未散,莫放隼旟回。

满路花

乾坤生古意,草木起秋声。

移人名利境,梦中惊。

便寻灵宝,凤髓与龟精。

密报黄芽就,紫府门开,道情有个莺莺。

问归含楚山青。卧影水天明。

松庵谁笑话,见还婴。

鹤归日落,聚散两忘情。

好笑人痴处,白头青冢,世间犹说醒醒。

渔家傲

多幸春来云雨少,且教月与花相照。

清色真香庭院悄。前事杳,还嗟此景何时了。

莫道难逢开口笑,夜游须趁人年少。

光泛雕栏寒料峭。迂步绕,不劳秉烛壶天晓。

渔家傲

汗漫金华寒委地,火云散尽奇峰势。

纨扇团圆休与比。犹可喜,恩情不怕凉飙至。

梦冷魂高何处寄,琉璃砌上笼人睡。

逃暑广寒宫似水。缘有累,乘风却下人间世。

渔家傲

人在月中霄汉远,仙槎乘得秋风便。

寒信已归砧上练。衣未剪,疏窗空引相思怨。

须信婵娟尤有恋,轻飞叶上清光转。

寒菊枝头笼婉娈。人初宴,新妆更学铅华浅。

渔家傲

三月秋光今夜半,一年人爱今回满。

莫放笙歌容易散。须同翫,姮娥解笑人无伴。

抱尽金精来碧汉,醉吟莫作寻常看。

已过中天欢未断。还同叹,时情已向明朝换。

渔家傲

风入金波凝不住,玉楼间倚谁飞举。

霜艳雪光来竞素。分辨处,独垂余意窥庭户。

强薄罗衣催玉步,美人为我当尊舞。

醉到春来能几度。愁今古,月华不去年华去。

渔家傲

方令庚生初皎皎,珠帘钩上华堂晓。

十二栏干多窈窕。妆欲妙,玉篦偷学娥眉小。

扰扰时人随兔走,十分皆望菱花照。

瑞荚莫嫌生得少。圆未了,已圆却恐佳期窵。

渔家傲

已送清歌归去后(?此字疑有误,为何不押韵?),东南楼上人声悄。

冷落尤临弦上调。欢意少,空将万感收残照。

窗外剑光初出鞘,斜窥梦断人年少。

未到盖棺心未了。尘虑扰,双眸竟入扶桑晓。

瑶池月

微尘濯尽,栖真处、群山排在云汉。

青盘翠跃,掩映平林寒涧。

流水急、数片桃花逝,自有留春仙馆。

秦渔问,前朝换。卢郎待,今生满。

谁伴。元翁笑语,相从未晚。

更安得、世味堪翫。道未立、身尤是幻。

浮生梭过,梦回人散。

卧松庵、当会灵源,现万象、无中须看。

乾坤鼎,阴阳炭。琼枝秀,金圆烂。何患。

朝元事往,孤云难管。

瑶池月

扁舟寓兴,江湖上、无人知道名姓。

忘机对景,咫尺群鸥相认。

烟雨急、一片篷声碎,醉眼看山还醒。

晴云断,狂风信。寒蟾倒,远山影。谁听。

横琴数曲,瑶池夜冷。

这些子、名利休问。况是物、都归幻境。

须臾百年梦,去来无定。

向婵娟、留住青春,笑世上、风流多病。

蒹葭渚,芙蓉径。放侯印,趁渔艇。

争甚。须知九鼎,金砂如圣。

蝶恋花

每到花开春已暮。况是人生,难得长欢聚。

一日一游能几度,看看背我堂堂去。

蝶乱蜂忙红粉妒。醉眼吟情,且与花为主。

雪怨云愁无问处,芳心待向谁分付。

蝶恋花

忽破黄昏还太素。寒浸楼台,缥缈非烟雾。

江上分明星汉路,金银闪闪神仙府。

影卧清光随我舞。邂逅三人,只愿长相聚。

今月亭亭曾照古,古人问月今何处。

蝶恋花

兴到浓时春不住。昨夜雕栏,放了花无数。

谈笑急邀吟醉侣,青蛾也合随轩去。

媚恐情生娇恐妒。今日开尊,多幸无风雨。

休唱宴琼林一句,来年花共人何处。

蝶恋花

南北两山骄欲斗。中有涟漪,莫道壶山小。

落落情怀临漂渺,驾言来处铃斋悄。

行到桃溪花解笑。人面相逢,竞好窥寒照。

醉步敧斜西日少,欢声犹唱多情调。

蝶恋花

高下亭台山水境。两畔清辉,中有垂杨径。

鹭点前汀供雪景,花乘流水传春信。

不醉无归先说定。醉待言归,又被风吹醒。

月下壶天游未尽,广寒宫是波中影。

蝶恋花

杳杳晴虚寒漫漫。放下尘劳,相共游银汉。

便入醉乡休浩叹,神仙只在云门馆。

饮兴篇宜流水畔。时有红蕖,落在黄金盏。

鹭未忘机移别岸,画船更上前汀看。

蝶恋花

水监中看尤未老。乘兴拏舟,更向湘江过。

俯仰太虚都一个,九春风思谁吟到。

闲上钓台云外坐。待得金鳞,始放芳尊倒。

醉后言归犹更早,素纤有数君须道。

蝶恋花

满到十分人望尽。仙桂无根,到处留光景。

听我尊前欢未竟,金卮已弄寒蟾影。

银色界中风色定。散了浮云,宝匣初开镜。

归去不须红烛影,天边自与人相趁。

蝶恋花

古往今来忙里过。今古清光,静照人行道。

难似素娥长见好,见频只是催人老。

欲驻征轮无计那。世上多情,却被无情恼。

夜夜乌飞谁识破。满头空恨霜华早。

蝶恋花

俄落盏中如有恋。盏未干时,还见霜娥现。

说向翠鬟斟莫浅,殷勤此意应相劝。

光景尤宜年少面。千里同看,不与人同怨。

席上笑歌身更健,良时只愿长相见。

蝶恋花

千二百回圆未半。人世悲欢,此景长相伴。

行到身边琼步款,金船载酒银河畔。

谁为别来音信断。那更蟾光,一点窥孤馆。

静送忘言愁一段,会须莫放笙歌散。

蝶恋花

人逐金乌忙到夜。不见金乌,方见人闲暇。

天汉似来尊畔泻,须知闲暇欢无价。

银色满身谁可画。两腋风生,爽气骎骎马。

待入蟾宫偷造化,姮娥已许仙方借。

蝶恋花

万籁无声天地静。清抱朱弦,不愧丹霄镜。

照到林梢风有信,抬头疑是梅花领。

万感只应闲对景。独倚危栏,扰扰人初定。

吟不尽中愁不尽,溪山千古沉沉影。

蝶恋花

谁悟月中真火冷。能引尘缘,遂出轮回境。

争奈多情都未醒,九回肠断花间影。

万古兴亡闲事定。物是人非,杳杳无音信。

问月可知谁可问,不如且醉尊前景。

蝶恋花

忽送林光禽有语。飞入遥空,失素归洲鹭。

照处无私清望富,余辉不惜人人与。

玉绳欲到中天路。且待飞觞,缓缓移琼步。

花下影圆良夜午,东南楼上还相顾。

蝶恋花

一望瑶华初委地。更约幽人,共赏严边翠。

试把方诸聊与试,无情争得无中泪。

飞瀑恐从星汉至。渐向宾筵,但觉寒如水。

自爱一轮方得意,轻随箕毕还成累。

锦堂春

天女多情,梨花碎剪,人间赠与多才。

渐瑶池潋滟,粉翘徘徊。

面旋不禁风力,背人飞去还来。

最清虚好处,遥度幽香,不掩寒梅。

岁华多幸呈瑞,泛寒光,一样仙子楼台。

虽喜朱颜可照,时更相催。

细认沙汀鹭下,静看烟渚潮回。

遣青蛾趁拍,斗献轻盈,且更传杯。

霜叶飞

谁能留得年华住。韶华今在何处。

万林飞尽,但惊天篆,半空无数。

望消息、霜催雁过,佳人愁起云垂暮。

就绣幕、红炉去。金鸭时飘异香,柳腰人舞。

休道行且分飞,共乐还一岁,见景长是欢聚。

大来芳意,既与名园,是花为主。

翠娥说、尊前笑语。来年管取人如故。

向寂莫,中先喜,俄顷飞琼,化成寰宇。

蓦山溪

春前信息,到处欢声满。

旌旆出西郊,拥笙歌、婵娟两畔。

东巡事往,空有雪中山,

仙驭悄,古风间,谩动吟人叹。

天边身世,况值重华旦。

击壤访遗民,想如云、望中不断。

功名休论,齐楚共唐虞,

开口笑,插花归,更候清秋晚。,eoooflaswq乐八居小说网7470630033不错eoooflaswq

干将莫邪到底给谁铸的剑

干将是给楚王铸的剑,莫邪传给了其子。

干将,春秋时吴国人,是楚国最有名的铁匠,他打造的剑锋利无比。楚王知道了,就命令干将为他铸宝剑。后与其妻莫邪奉命为楚王铸成宝剑两把,一曰干将,一曰莫邪(也作镆铘)。

由于知道楚王性格乖戾,特在将雌剑献与楚王之前,将其雄剑托付其妻传给其子,后果真被楚王所杀。其子成人后成功完成父亲遗愿,将楚王杀死,为父报仇。此一传说赞颂了剑工高超的技艺,宝剑文字的神采和少年的壮烈,批判了统治者的残暴。

扩展资料

干将莫邪故事:楚国的干将、莫邪夫妇给楚王铸造宝剑,三年才铸成。楚王很生气,想杀死他们。宝剑有雌剑雄剑。干将的妻子身怀有孕将要分娩,丈夫便对妻子诉说道:“我替楚王铸造宝剑,三年才铸成,楚王生气了,我一去他必定会杀死我。

你如果生的是男孩,长大了,就告诉他说:‘出门望着南山,松树长在石头上,宝剑在树的背后。’”于是干将就带上雌剑去见楚王。楚王非常生气,叫人去仔细查看,说是:"宝剑共有两把,一把雄的,一把雌的,雌剑被送来了,而雄剑却没有送来。"楚王发怒了,便把干将杀死了。

参考资料来源:百度百科-干将莫邪

请解析辛弃疾水龙吟(次年南涧用前韵为仆寿。仆与公生日相去一日,再和以寿南涧)一词

(一)   祖国的壮丽河山,到处呈现着不同的面貌。吴越的柔青软黛,自然是西子的化身;闽粤的万峰刺天,又仿佛象森罗的武库。古来多少诗人词客,分别为它们作了生动的写照。辛弃疾这首《过南剑双溪楼》,就属于后一类的杰作。   宋代的南剑州,即是延平,属福建。这里有剑溪和樵川二水,环带左右。双溪楼正当二水交流的险绝处。要给这样一个奇峭的名胜传神,颇非容易。作者紧紧抓住了它具有特征性的一点,作了全力的刻画,那就是“剑”,也就是“千峰似剑铓”的山。而剑和山,正好融和着作者的人在内。上片一开头,就象将军从天外飞来一样,凌云健笔,把上入青冥的高楼,千丈峥嵘的奇峰,掌握在手,写得寒芒四射,凛凛逼人。而作者生当宋室南渡,以一身支拄东南半壁进而恢复神州的怀抱,又隐然蕴藏于词句里,这是何等的笔力。“人言此地”以下三句,从延平津双剑故事翻腾出剑气上冲斗牛的词境。据《晋书·张华传》:晋尚书张华见斗、牛二星间有紫气,问雷焕;曰:是宝剑之精,上彻于天。后焕为丰城令,掘地,得双剑,其夕,斗牛间气不复见焉。焕遣使送一剑与华,一自佩。华诛,失剑所在,焕卒,其子华持剑行经延平津,剑忽于腰间跃出堕水,化为二龙。作者又把山高、潭空、水冷、月明、星淡等清寒景色,汇集在一起,以“我觉”二字领起,给人以寒意搜毛发的感觉。然后转到要“燃犀下看”(见《晋书·温峤传》),一探究竟。“风雷怒,鱼龙惨”,一个怒字,一个惨字,紧接着上句的怕字,从静止中进入到惊心动魄的境界,字里行间,却跳跃着虎虎的生气。   换片后三句,盘空硬语,实写峡、江、楼。词笔刚劲中带韧性,极烹炼之工。这是以柳宗元游记散文文笔写词的神技。从高峡的“欲飞还敛”,双关到词人从炽烈的民族斗争场合上被迫地退下来的悲凉心情。“不妨高卧,冰壶凉簟”,以淡静之词,勉强抑遏自己飞腾的壮志。这时作者年已在五十二岁以后,任福建提点刑狱之职,是无从施展收复中原的抱负的。以下千古兴亡的感慨,低徊往复,表面看来,情绪似乎低沉,但隐藏在词句背后的,又正是不能忘怀国事的忧愤。它跟江湖山林的词人们所抒写的悠闲自在心情,显然是大异其趣的。[4]   (二)   这是辛弃疾爱国思想表现十分强烈的名作之一。作者在绍熙五年(1194)前曾任福建安抚使。从这首词的内容及所流露的思想感情看,可能是受到主和派馋害诬陷而落职时的作品。作者途经南剑州,登览历史上有名的双溪楼,作为一个爱国词人,他自然要想到被金人侵占的中原广大地区,同时也很自然地要联想到传说落入水中的宝剑。在祖国遭受敌人宰割的危急存亡之秋,该是多么需要有一把能扫清万里阴云的长剑呵!然而,词人之所见,却只是莽莽群山,潭空水冷,月明星淡。欲待燃犀向潭水深处探着,却又怕水面上风雷怒吼,水底里魔怪凶残。说明,若想取得这把宝剑,组成统一的、强大的爱国抗金力量,这中间是会遇到重重阻挠与严重破坏的。后片即景抒情,虽然流露出壮志难酬,不如困居高卧的隐退思想,但这一消极思想之产生,是与他当时的处境,与南宋王朝整个政治形势分不开的。南宋小朝廷偏安一隅,不图恢复进取,一味妥协投降;对爱国抗敌的有识之士却百般压制打击,直至迫害镇压,使统一中原的伟大事业,付之东流。因此,在指出辛词中经常流露的隐退闲居这一消极思想的同时,还必须指出这种思想之所以产生的客观原因。   词的特点集中表现在以下三个方面。一是线索清晰,钩锁绵密。这是一首登临之作。一般登临之作,往往要发思古之幽情,而辛弃疾此词却完全摆脱了这一俗套。作者即景生情,把全副笔 墨集中用于抒写主战与主和这一现实生活的主要矛盾之点上。开篇远望西北,点染出国土沦丧,战云密布这一时代特征。、接着便直截提出了解决这一主要矛盾的主要方法:"倚天万里须长剑!"也就是说,要用自卫反击和收复失地的战争来消灭人侵之敌。下面紧扣双溪楼引出宝剑落水的传说。这里的宝剑既指坚持抗敌的军民,又是作者自况。这是第一层。从"人言此地"到上片结尾是第二层。作者通过"潭空水冷"、"风雷怒,鱼龙惨"来说明,爱国抗敌势力受到重重阻挠而不能重见天光,不能发挥其杀敌报国的应有作用。下片换头至"一时登览",是第三层。正因为爱国抗敌势力受到重重阻挠,甚至还冒着极大的危险,所以词人才产生"不妨高卧"这种消极退隐思想。最后紧密照应开篇,以眼前之所见结束全篇,使全篇钩锁严密,脉胳井然。   第二是因迩及远,以小见大。作者胸怀大志,以抗金救国、恢复中原为己任。他虽身处福建南平的一个小小双溪楼上,心里盛的却是整个中国。所以,他一登上楼头,便"举头西北",由翻卷的"浮云",联想到战争,联想到大片领土的沦陷与骨肉同胞的深重灾难。而要扫清敌人,收复失地,救民于水火,则需要有一支强大的军事力量.但作者却从一把落水的宝剑起笔,加以生发。"长剑",最长也不过是"三尺龙泉"而已。而作者却通过奇妙的想象,运用夸张手法,写出了"倚天万里须长剑"这一壮观的词句。这是词人的心声,同时也喊出了千百万人心中的共同意愿。   第三个特点是通篇暗喻,对比强烈。这首词里也有直抒胸腺的词句,如"元龙老矣,不妨高卧","千古兴亡,百年悲笑,一时登览。"但是,更多的词句,关键性的词句却是通过大量的暗喻表现出来的。词中的暗喻可分为两组:一组是暗喻敌人和主和派的,如"西北浮云","风雷怒,鱼龙惨","峡束苍江对起"等;一组是暗喻主战派的,如"长剑","过危楼,欲飞还敛","元龙老矣"等等。这两种不同的形象在词中形成鲜明的对照和强烈的对比。这种强烈对比、还表现在词的前后结构上。如开篇直写国家危急存亡的形势:"举头西北浮云",而结尾却另是一番麻木不仁的和平景象;"问何人又卸,片帆沙岸,系斜阳缆!"沐浴着夕阳的航船卸落白帆,在沙滩上搁浅抛锚。这与开篇战云密布的形象是何等的不同!   这首词形象地说明,当时的中国大地,一面是"西北浮云","中原膏血";而另一面却是"西湖歌舞","百年酣醉",长此以往,南宋之灭亡,势在必然了。 由于这首词通体洋溢着爱国热情,加之又具有上述几方面的艺术特点,所以很能代表辛词雄浑豪放、慷慨悲凉的风格,读之有金石之音,风云之气,令人魄动魂惊。   翻译   抬头观看西北方向的浮云,驾驭万里长空需要长剑(御剑术),人们说这个地方,深夜的时候,常常能看见斗牛的火焰(斗牛是星座)。我觉得山高,水潭的水冰冷,月亮明亮星光惨淡,待点燃灯火(燃犀是指点燃生命的火光,燃犀也指一种怪兽),倚在栏杆处却怕,风雷怒,鱼龙惨(这两句没有什么好翻译的)   山峡夹江对应而起,过高楼(古代的危楼是指高的楼台),想飞去但还是收敛作罢,身体精神都已感到疲惫,不妨舒服的躺下来,凉爽的酒,凉爽的席子(簟席子),千古兴亡的事情,百年的悲欢离合,嬉笑怒骂,一时登高楼观赏风景,问什么人能够放下尘世的琐事呢,片片白色的船帆的影子印在白沙河岸,如同系统斜阳的缆绳!

参考资料:http://baike.baidu.com/view/2769616.htm

水龙吟 过南剑双溪楼的翻译

水龙吟(过南剑双溪楼)

举头西北浮云,倚天万里须长剑。人言此地,夜深长见,斗牛光焰。我觉山高,潭空水冷,月明星淡。待燃犀下看,凭栏却怕,风雷怒,鱼龙惨。

峡束江对起,过危楼、欲飞还敛。元龙老矣,不妨高卧,冰壶凉簟。千古兴亡,百年悲笑,一时登览。问何人又卸,片帆沙岸,系斜阳缆。

辛弃疾《水龙吟》赏析

这是辛弃疾爱国思想表现十分强烈的名作之一。作者在绍熙五年(1194)前曾任福建安抚使。从这首词的内容及所流露的思想感情看,可能是受到主和派馋害诬陷而落职时的作品。作者途经南剑州,登览历史上有名的双溪楼,作为一个爱国词人,他自然要想到被金人侵占的中原广大地区,同时也很自然地要联想到传说落入水中的宝剑。在祖国遭受敌人宰割的危急存亡之秋,该是多么需要有一把能扫清万里阴云的长剑呵!然而,词人之所见,却只是莽莽群山,潭空水冷,月明星淡。欲待燃犀向潭水深处探着,却又怕水面上风雷怒吼,水底里魔怪凶残。说明,若想取得这把宝剑,组成统一的、强大的爱国抗金力量,这中间是会遇到重重阻挠与严重破坏的。后片即景抒情,虽然流露出壮志难酬,不如困居高卧的隐退思想,但这一消极思想之产生,是与他当时的处境,与南宋王朝整个政治形势分不开的。南宋小朝廷偏安一隅,不图恢复进取,一味妥协投降;对爱国抗敌的有识之士却百般压制打击,直至迫害镇压,使统一中原的伟大事业,付之东流。因此,在指出辛词中经常流露的隐退闲居这一消极思想的同时,还必须指出这种思想之所以产生的客观原因。

词的特点集中表现在以下三个方面。一是线索清晰,钩锁绵密。这是一首登临之作。一般登临之作,往往要发思古之幽情,而辛弃疾此词却完全摆脱了这一俗套。作者即景生情,把全副笔 墨集中用于抒写主战与主和这一现实生活的主要矛盾之点上。开篇远望西北,点染出国土沦丧,战云密布这一时代特征。、接着便直截提出了解决这一主要矛盾的主要方法:"倚天万里须长剑!"也就是说,要用自卫反击和收复失地的战争来消灭人侵之敌。下面紧扣双溪楼引出宝剑落水的传说。这里的宝剑既指坚持抗敌的军民,又是作者自况。这是第一层。从"人言此地"到上片结尾是第二层。作者通过"潭空水冷"、"风雷怒,鱼龙惨"来说明,爱国抗敌势力受到重重阻挠而不能重见天光,不能发挥其杀敌报国的应有作用。下片换头至"一时登览",是第三层。正因为爱国抗敌势力受到重重阻挠,甚至还冒着极大的危险,所以词人才产生"不妨高卧"这种消极退隐思想。最后紧密照应开篇,以眼前之所见结束全篇,使全篇钩锁严密,脉胳井然。

第二是因迩及远,以小见大。作者胸怀大志,以抗金救国、恢复中原为己任。他虽身处福建南平的一个小小双溪楼上,心里盛的却是整个中国。所以,他一登上楼头,便"举头西北",由翻卷的"浮云",联想到战争,联想到大片领土的沦陷与骨肉同胞的深重灾难。而要扫清敌人,收复失地,救民于水火,则需要有一支强大的军事力量.但作者却从一把落水的宝剑起笔,加以生发。"长剑",最长也不过是"三尺龙泉"而已。而作者却通过奇妙的想象,运用夸张手法,写出了"倚天万里须长剑"这一壮观的词句。这是词人的心声,同时也喊出了千百万人心中的共同意愿。

第三个特点是通篇暗喻,对比强烈。这首词里也有直抒胸腺的词句,如"元龙老矣,不妨高卧","千古兴亡,百年悲笑,一时登览。"但是,更多的词句,关键性的词句却是通过大量的暗喻表现出来的。词中的暗喻可分为两组:一组是暗喻敌人和主和派的,如"西北浮云","风雷怒,鱼龙惨","峡束苍江对起"等;一组是暗喻主战派的,如"长剑","过危楼,欲飞还敛","元龙老矣"等等。这两种不同的形象在词中形成鲜明的对照和强烈的对比。这种强烈对比、还表现在词的前后结构上。如开篇直写国家危急存亡的形势:"举头西北浮云",而结尾却另是一番麻木不仁的和平景象;"问何人又卸,片帆沙岸,系斜阳缆!"沐浴着夕阳的航船卸落白帆,在沙滩上搁浅抛锚。这与开篇战云密布的形象是何等的不同!

这首词形象地说明,当时的中国大地,一面是"西北浮云","中原膏血";而另一面却是"西湖歌舞","百年酣醉",长此以往,南宋之灭亡,势在必然了。 由于这首词通体洋溢着爱国热情,加之又具有上述几方面的艺术特点,所以很能代表辛词雄浑豪放、慷慨悲凉的风格,读之有金石之音,风云之气,令人魄动魂惊。

参考资料:http://zhidao.baidu.com/question/18771058.html?si=3

辛弃疾《水龙吟》的100字赏析

赏析一

此词是稼轩借登临之际,抒发自己英雄失意、功业难成的抑郁之情。上片主要是即景抒情。起句破空而来,写出了天高水长、浩淼寥廓的无边秋色。 接着用移情之法,明写山势连绵、山形各异,实写词人对中原沦陷、南宋小朝廷不思恢复的"愁"与"恨"。"落日楼头"以静态的景物写出了词人的悲凉和"愁","把吴钩看了"等句则是以动态的人物写出了词人的激愤和"恨"。落日残照是危机重重的南宋王朝的反映,那失群的孤雁也正好是词人自身的写照。下片连续运用三个典故,通过古人古事抒写词人的雄心壮志和坚持用世的决心,表现了他怀才不遇、年光虚度的愤慨和苦痛。三个典故,一用反问句,一用推测句,一用感叹句,极富错综变化之妙。

赏析二

  这首词沉雄豪壮,是稼轩词风的典型代表。黄梨庄云:"辛稼轩当弱宋末造,负管、乐之才,不能尽展其用,一腔忠愤,无处发泄;观其与陈同父抵掌谈论,是何等人物?故其悲歌慷慨、抑郁无聊之气,一寄之于其词。"此词就是豪放中有沉郁之情和蕴蓄之法。其豪壮沉痛之情并不直接说出,而是通过景中寓情、移情入景、以动作写情、用典故达意,曲折委婉地道出。上片用倒卷之笔,多整齐的对句;下片用转折之法,句式多变,故文笔也不平直呆板。故谭献说此词"裂竹之声,何尝不潜气内转。"(《谭评词辩》)

  附:稼轩往往“以文为词”,擅长使事用典,贴切达意。在赏析此词时,也应该明白词中所用的典故:

  1.玉簪螺髻

  皮日休《缥缈峰》诗:“似将青螺髻,撒在明月中”,韩愈《送桂州严大夫》诗有“山如碧玉”之句(即簪),是此句用语所出。

  2.把吴钩看了

  杜甫《后出塞》诗中就有“少年别有赠,含笑看吴钩”的句子。

  3.栏杆拍遍

  据宋王辟之《渑水燕谈录》记载,一个“与世相龃龉”的刘孟节,他常常凭栏静立,怀想世事,吁唏独语,或以手拍栏杆。曾经作诗说:“读书误我四十年,几回醉把栏杆拍”。

  4.休说鲈鱼堪脍,尽西风、季鹰归未?

  晋朝人张翰(字季鹰),在洛阳作官,见秋风起,想到家乡苏州味美的鲈鱼,便弃官回乡。(见《晋书。张翰传》) 借此表达出自己有家难回,不愿弃官归隐和抗金的决心。

  5.求田问舍,怕应羞见,刘郎才气

  三国时许汜去看望陈登,陈登对他很冷淡,独自睡在大床上,叫他睡下床。许汜去询问刘备,刘备说:天下大乱,你忘怀国事,求田问舍,陈登当然瞧不起你。如果是我,我将睡在百尺高楼,叫你睡在地下,岂止相差上下床呢?(见《三国志。陈登传》) 借此表达自己对刘备等英雄的仰慕之情,讽刺了不思抗敌,只顾求田问舍,苟且偷安的官员。

  6.可惜流年,忧愁风雨,树犹如此

  据《世说新语。言语》,桓温北征,经过金城,见自己过去种的柳树已长到几围粗,便感叹地说:“木犹如此,人何以堪!”于是抚枝落泪。(树已长得这么高大了,人怎么能不老大呢!) 表达出对北伐无望的愤激之情,对朝廷主和,不愿任用抗战人才的愤慨。以表达了自己年迈,年华易逝,壮志难酬的悲哀之情。)

参考资料:百度百科

转载请注明出处明星网 » 南平延平何明星简历 历史上姓汤的名人有哪些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