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星八卦
娱乐资讯

明星不拉窗帘黎明 为什么本命年三十晚上要躲星星

所谓本命年就是星宿不利,所以每个成年的过本命年的人,一定要在除夕之夜“避星”。于是每年大年三十那天,在夜幕还没降临的时候,本命年的那些人就早早的躲进房间里,拉好窗帘把星星和月亮拒之窗外。户外和阳台是一定不能去的,因为那里会被星星“看见”。“避星”要一直持续到大年初一早上,太阳升起的时候。

那天晚上,关闭门窗,拉上窗帘,外面的光线不能照进室内,家人也不能外出,一直到第二天天亮,太阳出来的时候。窗帘一般挡不严实,就挂毯子,大工程啊。还有那天白天也最好别出门在家里,太阳下山前进黑屋。

什么光不能见,你要听CD、随身听这类的,把电源灯用胶布贴死。

第二天太阳强摸样的升起来了出来,正月不躲的话,要一年中分三次躲,很麻烦。

也得防备与自己年命冲克之物,如属猴人,防备有属虎拜访。猫也不准在此时存在。蛇性物体也得避开,以防被冲。

本命年的另外一个讲究就是要在大年三十晚上开始要穿红的,穿上整整一年,取驱吉避凶之意。不过这讲究不同的地区有不同的穿法, 在河南的大部分地区,只系一根红腰带就妥了,而在有些地方,穿红越多就越吉利,有些家里的长辈,恨不得让孩子们从里到外全穿上红色才放心。还有些地区,通过佩戴玉石来迎接本命年的到来。传说玉石是有灵性的东西。有灵性的玉可以改变人体磁场,同时也可以让人转运。

狗仔队的各方观点

2005年10月,艺人出身的美国加州州长阿诺德·施瓦辛格签署通过《反狗仔队法》,2006年生效;该法案对“以非法手段取得名人照片者”处以高额罚金,雇主连带受罚。

世新大学广电系助理教授管中祥反对制订“反狗仔队”专法,因为强势的公众人物被狗仔队侵扰时大都有反制能力,反而是弱势的受访者无力保护自己,因此修正现行法律即可。中国文化大学新闻系讲师马西屏认为,不应该用法律限制狗仔队,而应该由市场机制与社会进步的共同认知来淘汰狗仔队。

大部分人都反对这种以不正当形式干涉私人事情的行为,个人觉的是很无耻的一行为,应该像美国一样立法禁止 台湾艺人田丽认为,狗仔队有存在的必要,“多少有监督功能。”

杨澜老公吴征力挺狗仔队,狗仔是否应该偷拍,是否应该公开明星的隐私,并不看获取的手段,而是要看狗仔获取的新闻是否真实,这些新闻是否符合主流价值以及正能量取向。对于文章被曝光出轨一事,狗仔的爆料显然是真实可取的,另外狗仔的爆料也是对于全民的一次道德教育:出轨并非新潮,偷情就该受到道德的审判。吴征还认为,狗仔并没有使新闻蒙羞,反而让更多得意忘形的兄弟们觉醒,无论是在娱乐圈还是在现实生活中,浮夸会让人飘飘然。 笨!拉窗帘啊!

防狗仔防偷拍,一定要记得在家拉窗帘啊,下面这些明星就是犯了大忌——— 不拉窗帘,后果很严重……

王菲谢霆锋公寓激吻被拍

2014年9月20日 王菲谢霆锋被爆复合,并被狗仔偷拍下同居四日的洗手煮羹汤、热情拥吻照。照片怎么拍到的?从照片看,他俩是在窗边拥吻,窗帘都不拉一下,即使之后拉了窗帘,但那就是一层薄纱……

偷拍照片曝光,谢霆锋经纪人霍汶希发博怒斥狗仔偷拍侵犯隐私,但并未否认恋情真实性,疑似默认王菲谢霆锋复合属实。

董洁王大治海口激吻被偷拍

2013年2月1日 有记者在海口拍到董洁与已婚演员王大治甜蜜游玩的照片。王大治迅速作出否认,表示自己现在并不在海南,但是两人在窗边激吻的瞬间还是被有图有真相地记录下来。这件事令董洁、潘粤明的婚变闹剧迎来又一小高潮,自曝光潘粤明嗜赌之外,董洁也疑似出轨。

黄宗泽家中全裸被偷拍

黄宗泽2011年6月 香港某杂志刊出黄宗泽在家中的全裸照,同时拍到当时正拍古装剧的胡杏儿,戴着古装发髻到访黄宗泽家中,两人激吻、吃饭,疑似恋情曝光。照片曝光引发娱乐圈震动,加上日前王浩信、陈自瑶和李泳汉等无线艺人先后在寓所被偷拍,6月17日,无线决定封杀此次事件的偷拍媒体。

莫文蔚冯德伦同居生活被拍

2006年4月 香港某周刊爆料莫文蔚与小她4岁的男友冯德伦同居,偷拍照片中,两人身着情侣白T恤,莫文蔚披头散发,没穿内衣在洗碗,冯德伦感动之余情不自禁在厨房吻她,俨然就是一对新婚夫妇。同年5月当被问起为何不挂上窗帘,防止偷拍时,莫文蔚强调,不挂窗帘不是被偷拍的理由,“如果你买了一个能看到很漂亮风景的房子,而你每天回家却赶快拉窗帘,那不是很白痴吗?”

黎明乐基儿、吴彦祖LisaS 闺房事被偷拍

黎明乐基儿2006年2月底 香港某周刊在黎明的寓所乐景园蹲守一个月,远距离偷拍到黎明与乐基儿在住宅内拉开窗帘,上演情欲戏。该周刊封面形容两人在“闺房纵欲三十日”,并拍到多张亲热激吻的照片。

同年3月中旬香港狗仔队又拍到吴彦祖和女友LisaS。在家大搞闺房乐趣,并指LisaS。情挑男友,字眼露骨粗鄙。事件发生后,吴彦祖一直公开要求立法保障市民私隐,并有意撤离香港。

明星一系列闺房秘照曝光后,轰动香港娱乐圈。同年3月24日香港法律改革委员会向香港立法院提交提案,要求限制偷拍,任何人未经当事人的许可便进入其私人地方,或利用监测仪器搜集资料,已经构成刑事罪行。

香港演艺人协会同年4月发表声明,抗议狗仔队偷拍,更准备发起香港演艺界大游行。

陈赫与张子萱偷情视频曝光

2015年1月28日,陈赫与张子萱公寓内拥吻视频曝光。1月29日,微博认证为“娱乐评论人”的网友“长腿胡兵”在微博爆料,称张子萱已向陈赫提分手。而27日,张子萱才在微博承认与陈赫的恋情,并晒出与老公杨一柳正在办理离婚的截图。

经常上夜班的人怎样保养自己

1、多运动,多锻炼。

夜班比白天工作更辛苦,所以要适当的运动,保持精神充沛。

2、少吃多餐,不要过饱。

上夜班的工作,很是疲劳,容易引起代谢异常,和内分泌紊乱,所以上夜班的一定保证足够的营养摄入,不能吃的太饱。一般八分饱即可。

3、上夜班的话,白天一定要休息好。

尽量的睡前不喝酒,不抽烟,不喝咖啡或者浓茶。如果觉得室内太亮,可以拉上窗帘,让室内暗一些。

4、生活要有规律。

如果上夜班,一定要有规律,只要适应了这种规律有足够的睡眠时间,身体也是能够自身调节好的。保证每天有效睡眠时间6~8小时,并按时进餐。

5、食物多样型。

多供给富含维生素A的食物。夜班易使人的眼睛疲劳,而维生素A参与调节视网膜感光物质——视紫质的合成,能提高人体对昏暗光线的适应能力。

扩展资料:

熬夜后宜做:

1、熬夜时一定要随时补水,喝水不够对皮肤的损害极大。

2、开始熬夜前,服用一颗复合B族维生素丸,能够解除疲劳,增强人体免疫力。

3、加强锻炼。可根据自己的年龄和兴趣进行锻炼,提高身体素质。熬夜中如感到精力不足或者昏昏欲睡,可以做一会儿体操。

4、熬夜之后,第二天中午千万记得打个小盹儿,有助于缓解身体疲劳程度。

5、调整生理节律。常年熬夜者应根据作息时间表,并不断修改至适应。

6、消除思想负担。常熬夜者切忌忧虑和恐惧,应当树立信心,在夜晚工作中让自己保持愉快的心情。

参考资料:

百度百科-熬夜

总是在等待的夜里歌词

歌名:依然是你的双手

歌手:甄妮

歌词:

总是在等待的夜里,才能面对真正的自己

做过的梦已了无痕迹,留下的只是孤寂

我不能够改变过去,我也不能够放走未来

明天的我,不该有昨天的心情

总是在忙碌的心里,寻找一分真正的感情

付出的爱已了无痕迹,留下的只是孤寂

我不能够改变过去,我也不能够放走未来

站在这里,我告诉我自己

当我一无所有的时候,蓦然里回首

黑夜里伸出,依然是你的双手

改变中的岁月,没有带走

以为早已消失,原来却还在的朋友

以为早已消失,原来却还在的朋友

凝视我的双眼,轻轻拥抱,朋友

扩展资料:

《依然是你的双手》是歌手甄妮演唱的一首歌曲,歌曲由梁弘志作词,罗大佑作曲。歌曲收纳于同名专辑《依然是你的双手》中,歌曲专辑于1988年01月01日发行,是一首经典的歌曲。

《依然是你的双手》是甄妮的一首音乐专辑,主打歌《依然是你的双手》,华星唱片于1988在中国香港发行。歌手在1977至1982年度,当选十大远东明星奖。1981年,成为继邓丽君之后第二位获得台湾金钟奖最佳女歌星的女歌手。1984年,在十大劲歌金曲颁奖典礼上夺得最受欢迎女歌星奖。

爱格短篇 致我爱的女孩,谁有这篇啊,超感动的,找不到了。跪求。。。

惊蛰

一个星期前,叶惊蛰收到了一封邮件,邮件里说一位病人马上要离世,希望得到她的帮助。

叶惊蛰曾经接受过很长一段时间的心理治疗,医生说她需要多与外界接触,于是叶惊蛰报名成为了一名临终关怀志愿者。

临终关怀是一种专注于在患者要逝世前的几个月内的医疗护理,意在排解病人心理问题和精神恐惧,令病人内心宁静的面对死亡。

简单的来说,叶惊蛰负责照顾病人,直到他死去。

一个星期后,叶惊蛰见到了她的病人。

一个淋巴癌患者,英俊到不真实的年轻男人。

叶惊蛰第一次与金起范见面不是在病房,那天叶惊蛰迟到了,因为听说病人是一位大学教授,惊蛰特意跑了趟书店。当她抱着两本厚厚的小说赶到病房时,里面空无一人。

“他也许是到楼下散步了。”路过的护士告诉惊蛰

昨夜下了一场春雨,路边不知名的野花还凝着露珠,叶惊蛰清楚地记得那天是她的生日,农历的惊蛰,万物复苏的时节,满眼都是新绿,叶惊蛰在一颗新开的梨树下找到了他。

金起范在一张长椅上安静地看书,如果不是身上那件蓝白相间的病号服,惊蛰绝对不会把他当作病人。事实上,在看到他时,惊蛰下意识的寻找摄像机——以为是碰上了哪个男明星在医院拍戏。

金起范背对着叶惊蛰,仿佛早知她会来。

“你迟到了。”

这是金起范对叶惊蛰说的第一句话。

他合上书,站起来瞥了惊蛰一眼,冷冷地说道:“我等了一个小时四十三分钟,一个癌症患者可以浪费的时间可不多。”

叶惊蛰低头盯着自己的脚尖尴尬的不知如何是好。

“我跟他们说过很多次,我根本不需要心理疏导。”

“额…但,但是接下来你会面对一生中最艰难的时刻,医院说你没有家属,你需要一个人陪伴,也许不能减轻痛苦,但至少能消解孤独。”叶惊蛰阵脚大乱,准备了一个晚上的开场白也说得磕磕巴巴。

很显然,金起范并不是一个容易相处的人。

惊蛰安慰自己,总不能指望一个生命正在倒计时的人还留着好脾气。

在护士站翻到金起范的档案时才更能体会他的心情。

这个男人,拥有令人赞叹的外貌以及惊人的履历,十五岁发表SCI论文,十八岁读博士,病发之前在国家高能研究所研究量子动力。这样的天才全国大概找不出第二个,他的人生本应该是完美平顺的,忽然遭遇这样的劫难,任谁都去无法接受。

叶惊蛰正看着这份档案发呆,忽然从金起范的病房里传来噗通一声巨响,惊蛰赶忙推门进去,见到金起范满头大汗地蜷缩在地上。

金起范静静地抓住床栏,浑身发抖,痛苦的面部都扭曲了。

“你怎么了!”叶惊蛰冲过去扶他,金起范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死死拽住惊蛰的手臂,他痛的话都说不清,在接受这份工作前,叶惊蛰以为自己已经做好准备去面对一个生命的死亡,这一刻,叶惊蛰才明白,面对死亡,她除了吓得大哭之外竟别无他法。

医生和护士涌了进来,他们似乎已经习惯了这种场面,三四个人将他抬回床上,麻利的按住他的手脚。

“你出去。”金起范放开了叶惊蛰的手,拼命忍受着剧痛,从牙缝里挤出这三个字。

惊蛰看到他的眼神,是那样的绝望与狼狈。

“出去!”

吼出这句话去,金起范彻底失去意识。

打了镇定剂后金起范终于逐渐平息下来。熟睡中的起范褪去了白天的凌厉,温顺的像个小孩,他有着精致到完美的五官,鼓鼓的脸颊让惊蛰想到了她最喜欢的小笼包,刘海凌乱的散在额头,长长的睫毛垂下来,惊蛰轻手轻脚地替他关掉床头灯,趴在他的床边渐渐睡着。

第二天一大早,惊蛰到楼下给起范买粥,回到病房的时候金起范已经醒了,并且神奇的将自己打理的清清爽爽,倚靠在床上翻书,又变回了那个英俊逼人的傲慢男人,仿佛昨晚被病痛折磨的生不如死的人是出现在惊蛰的梦里。

忽然一大群大学生打扮的男男女女推门进来。

金起范愣了一下,放下手中的书:“马上就要考试了,你们不好好复习跑到这里来干什么。”虽然是在责备,可语气却少有的温柔。

“辅导员批了我们半天假,放心吧不会耽误考试的。”

“老师你看,这是我们去年在科技园种的花,今天特意给你带来了,漂亮吗?”

一个虎头虎脑的学生将一盆雏菊放到金起范的床头,为了好看还顺手拍了几下,惊蛰注意到金起范掩着鼻子迅速打了个喷嚏。

他鼻子红红的,轻轻的皱了下眉,却没说话。

很明显,金起范花粉过敏,可又不想扫了自己学生的兴,一边打喷嚏一边拼命的忍着。

原来这个男人并不是惊蛰想象中那么冰冷。

叶惊蛰站在一旁决定帮他一把,于是拉下脸来沉声说到:“探视时间到,病人该休息了。”

学生们有些不满,但也没再坚持,依依不舍地离开了。

他们前脚一走,叶惊蛰后脚便把床头的花通通抱走,呼啦打开窗户通风,过了一阵房间里的花粉味终于淡了不少,金起范打完最后一个喷嚏,揉着鼻子问道:“花呢?”

“送给隔壁小孩了。”叶惊蛰白了金起范一眼“花粉过敏就别硬撑。”

“你怎么知道我花粉过敏?”

这个问题让叶惊蛰愣住了,想了半天没头没脑的说:“我以前认识一个人,他跟你一样。”

金起范没再,只是破天荒地说了句:“谢谢。”

两人之前的转机出现在一星期后,那天金起范下楼去散步,叶惊蛰在打扫他房间时从他床下翻出一张被丢弃的纸,好像是一份清单,字迹潦草的写着:

1、跳伞

2、去糖记甜品吃芒果捞

3、当众唱一首歌

4、去布拉格看圣维塔教堂……

金起范不知道是么时候回来的,麻利地夺过惊蛰手中的纸条。

“这是什么?”

金起范语气冷冷的说:“没什么,已经没有意义了。”

一边说一边打算撕掉,却被惊蛰一把抢过来。

“你的愿望?”惊蛰兴奋的大叫:“为什么不去实现它?”

金起范看她的眼神像在看一只怪物。

“不可能!”他斩钉截铁地说。

“怎么不可能,你现在的身体还可以走可以跑骂起人来精神十足,那就趁现在去啊,去实现你的愿望啊,我和你一起,真的到了走不动那天在放弃也不迟啊。”

金起范没有再反驳。

如果不是金起范,叶惊蛰这辈子都没想过自己会坐在直升飞机上穿着全武装的跳伞服在3000米高空盘旋——还时刻准备往下跳。

“好吧,就算我豁出去跳了,可为什么是你带我?我要专业的教练!”叶惊蛰冷静地试图做最后的挣扎。

一旁的教练笑了,“你别小看他,他可是专业人士。”

“放心,我不会让你这么容易死的。”金起范拿出那张清单,用笔划去第一行,然后不分由说的拎起叶惊蛰,哗的一声拉开舱门,叶惊蛰站在门边往下看,顿时头晕目眩。

“好,好高!”

她话还没说完,脚下顿时失去了重力,就在叶惊蛰恐惧的大叫时,忽然身体一滞,一瞬间,迅速下坠的势头停下了,狂乱不已的心停下了,耳边的风变得异常柔和,叶惊蛰从来不知道原来世界如此宁静,心也渐渐安定下来,直到一声熟悉的轻笑响起:

“惊蛰,你睁开眼。”

叶惊蛰的脑海中时常会出现一些碎片,比如夏日午睡醒来看到阳光透过的窗帘,比如回家路上捡拾一路细碎光斑,比如奔跑是迎面而来的晚风,比如一个陌生男人温润的眉眼和嘴角的笑意。

“你想起什么了吗?”叶惊蛰的心理医生问

“没有都是些不成章的片段。”

“不要急,慢慢回忆。”

“我不着急了,我已经度过了焦急和恐惧的时期,事实上,我最近一直在想,为什么要执着于寻找过去 ,我的生活应该向前发展。”

“是什么让你有这样的想法?两个星期前你还很消极。”他很惊讶叶惊蛰的变化。

“我遇到了一个很有意思的癌症病人……”

想起下午还有约,叶惊蛰匆匆与医生告别,赶到甜品铺的时候金起范已经等候多时了,桌上放着两份芒果捞。

金起范抬手看了看表:“有进步,只晚了二十八分钟。”

叶惊蛰不好意思的吐吐舌头:“你教书的大学就在附近吧?以前经常来吃?”

金起范摇摇头,“从不,我对芒果过敏。”

“那为什么还要吃?”

金起范掏出清单,利落的划掉第二行,然后挖了一勺芒果:“想试试看是什么味道,硬吞下去只要不碰到嘴唇就行。”

叶惊蛰突发奇想:“如果有人吃了芒果以后吻你,你会过敏吗?”

金起范愣了足足有三秒,他惊愕的表情让叶惊蛰觉得这个问题着实有些轻浮,就在惊蛰尴尬的想要转移话题的时候,金起范回答了她

“会。”

“真的有人这么捉弄过你?”叶惊蛰凑过去她是谁。

金起范的表情有些难堪:“过去的一个学生。”

“哇!”

看样子金起范的心情不错,在沙发上找了个舒服的姿势慢慢回忆:“她是我的第一届学生,总是迟到,说来奇怪,她是个很准时的人,连每星期的团部活动都去的分秒不差,唯独我的可天天迟到。”

“你知道为什么吗?”

金起范侧头望着惊蛰,示意她继续说下去:

“因为她喜欢你。”

年轻的女孩爱上了自己的老师,羞于表白可又心有不甘,只好想这些法子来引起他的主意。

金起范低头笑了笑,并未否认:“毕业那天她约我出来,这丫头又迟到,我教了她四年一点没改,我在这里等了她两个小时,好不容易来了,一坐下就埋头吃芒果捞,一句话都不说,我就看着她把那碗芒果捞一点一点吃干净,然后抬起头,郑重其事的对我说了一句话。”

“她说了什么?”

金起范的眼角带着笑意,眼神是那么那么的柔和,这种眼神惊蛰明白,人们只有在回忆自己最最珍视的记忆时才会露出这样的眼神。金起范看了叶惊蛰一眼,微笑着继续说道:

“她说,金老师,我想做你的妻子。”

叶惊蛰一时停住了呼吸。

“我这辈子第一次在异性面前方寸大乱,起身欲走,结果她拉着我不管不顾的就亲上来。”

“然后呢?”

“然后,我的嘴巴就肿了三天。”

居然还有这样的女孩!叶惊蛰拍着桌子大笑不止。

春天快结束的时候惊蛰开始筹备去布拉格的路线。

边看攻略边吃午饭,小护士凑上来在惊蛰耳边八卦:“我听说,金老师本来是准备跟未婚妻去布拉格结婚的。”

“他有未婚妻?”惊蛰放下书,脑子里忽然跳出那个女孩的影子。

“是啊,我听师姐说是出了车祸,金老师和未婚妻一起送进来的,车祸倒是没伤着,可检查的时候发现了癌细胞。”

“那他的未婚妻去哪了?”

“不知道,我没见过,可能因此分手了吧。”

叶惊蛰埋下头,无端的心里一阵一阵抽着疼。金起范那么爱她,提到她时,眼角眉梢都在笑,那么傲慢的一个人,心甘情愿被她捉弄,她想要做他的妻子,他就给她准备一场布拉格的婚礼。

可她却背弃了他,扔他一人独自等待死亡。

午饭后,趁他出去散步,他的主治医生悄悄将惊蛰拉到楼梯间。

“我必须警告你们,病人现在的身体状况不适合长途旅行。”

“可是…这是他的…遗愿…”惊蛰几乎用尽全身的力气才说出这两个字。

医生把头摇的斩钉截铁:“他的癌细胞已经扩散到了胸腔,别折腾了,没多少日子了。”

“金老师你站在这干嘛?”

护士的声音突兀的从上一层传来,叶惊蛰猛地抬起头,看到金起范的衣角消失在楼梯间,惊蛰下意识的追上去。

“金起范你站住!”

他真的就站住了,面无表情的缓缓回头,仿佛刚才听到的事情与他无关,他就这么定定的看着惊蛰,不喜不悲,而惊蛰却哽咽着,再也说不出一句话来。

那一晚,起范的病情急转直下。

再次醒来时,是黎明时分,起范看着窗外说:“我想出去走走。”

起范忽然回头,向惊蛰伸出一只手:

“走吧。”

“去哪?”

“你想去哪?”

就在他身后,一轮新日从海平面升起,在眨眼间金色的光芒铺满了整个海面,刹那天地间清光万里。叶惊蛰将手放在金起范的手心,这一刻,惊蛰似乎没有了任何遗憾,仿佛几千年的悲喜都到家了。

“布拉格。”

叶惊蛰听到自己这么说

由于没有直达的航班,两人只有从维也纳转机到布拉格。

他们心里都清楚,对于起范来说,这很有可能是一场有去无回的旅行。

“如果我没办法走下去了,请你一定要帮我完成剩下的心愿。”这天早上,金起范忽然对叶惊蛰说。

叶惊蛰终于还是忍不住问他:“她知道吗?”

世间万物都能忘怀,唯有对爱人的眷恋,最难放下。她知道这世上最爱她的男人将不久于人世吗?她为什么不在你身边?

那时他们坐在路边的一间酒吧里,金起范低头摩挲着酒杯,刘海遮住了他的眼睛,只见他嘴角动了动,笑的云淡风清:

“我希望她永远不知道。”

爱是什么?爱不是索取,相反,爱是给予,爱与欲是不同的,你若真心爱一个人,你只会盼着她好,希望她幸福,因为爱是善良和恩慈。

酒吧里有歌手在弹吉他,金起范走过去与他说了些什么,那歌手竟然给他让座,他接过吉他走到了舞台中央。

他唱的是《Almost》之前看他将当众唱一首歌列入清单时,惊蛰还以为他五音不全想要挑战自我,没想到他的声音是如此醉人。

一曲终了,酒吧里一片欢呼,金起范站起身,叶惊蛰站在门外回头,四目相对。

“这首歌,献给我此生最爱的人。”

惊蛰慌乱的低下头,忽然里面传来一声惊呼,叶惊蛰奋力拨开人群,看到金起范倒在了台上。

像一座山,在惊蛰面前轰然倒塌了。

那是惊蛰的记忆里,关于起范的最后一个画面。

两个星期后,惊蛰的邮箱里收到了一封邮件。

金起范先生因淋巴癌救治无效已于五月三日逝世。

享年二十八岁。

“请打开那扇窗栅栏的门静静的站着,像花朵那样安眠,你将在静默中得到太阳,这就是我的祝福。”

在叶惊蛰的书柜里,夹着一张这样的明信片。

这是顾城的诗,名字叫《不再相见》。

这个字迹如此熟悉,惊蛰却怎么也想不起来它来自谁。

叶惊蛰的记忆有段空白,医学上称为“逆行性遗忘症”,惊蛰忘掉了生命中一些很重要的东西,那些记忆像变异的癌细胞,被一刀切除,很长一段时间,惊蛰都生活在对自己的怨念中。漫长的一生,每个人都会经历各种各样的事情,有的带来痛苦,有的带来喜悦,而叶惊蛰什么都没有,一个没有根基的人,外界任何的风吹草动都会让她对自己丧失信心。

直到她遇到一个男人。

与其说叶惊蛰在陪伴他,不如说金起范在帮助叶惊蛰,叶惊蛰陪他结束了他的生命,金起范帮她开启了她的人生。

收拾行李时叶惊蛰才发现,原来金起范那张遗愿清单的背后竟然还写了一条:

5、亲吻最爱的人。

更奇怪的是,这一行已经被划掉了。

叶惊蛰不知道金起范什么时候完成的,它成了一个未解之谜。

如果说这个世界上有什么奇迹,那一定是一个绝望之人重拾了生活的希望。

五月六日,晴天,叶惊蛰背上背包,重新踏上了去布拉格的路。

据说人在弥留时,脑海里会浮现出此生种种过往,最终停留在最美的一瞬间。

金起范记得那一瞬。

在飞往维也纳的三万英尺高空中,朝阳洒在叶惊蛰沉睡的脸上,于是他忍不住吻了她。

一如多年前,叶惊蛰给他的那个吻。

她忘了记忆中花粉过敏的人其实就是他。

她忘了自己说过想和他一起跳伞。

她忘了那个冒失的学生就是她自己。

她忘了《Almost》其实是她最爱的歌。

她忘了他们约定要去布拉格举办婚礼。

她甚至连他都忘记了。

然而金起范从没有像现在这般感谢上苍,谢谢你让她忘了我。

他的生命所剩无几,而她应当有新的人生。

你若真心爱一个人,你只会盼着她好,希望她幸福,因为爱是善良和恩慈。

冬天会过去,白昼又变长,春暖花开惊蛰时,世间万事万物都在等待她,而他会零落进泥土里,生生世世守望她。

这个结局,在圆满不过。

惊蛰之日,桃始华。

我的小妻子,我最爱的女孩,祝你一生幸福安康。

————————————————END

转载请注明出处明星网 » 明星不拉窗帘黎明 为什么本命年三十晚上要躲星星

相关推荐